歡迎來到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09
02
【城市進化論】極端高溫“新常態”,城市扛得住嗎?
來源:

在經歷持續高溫干旱天氣后,從8月24日晚開始,四川多地迎來降雨。解暑降溫的同時,電力吃緊的問題或將進一步緩解。

我們此前在《全國電力區域版圖,誰挑大梁?》中提到,根據最近20年的電力數據,目前全國有17個省份面臨著電力缺口,廣東、山東、浙江、河北等用電缺口超過1千億千瓦時。同時,除廣東的廣州、深圳外,上海、北京去年有700多億千瓦時的缺口,重慶、天津也各有400多億千瓦時、200多億千瓦時的缺口。

也就是說,在7個超大城市中,背靠凈供電大省四川的成都,理論上最沒有缺電煩惱。但誰也沒想到,這座超大城市也會進入“省電模式”。

如果超大城市紛紛開啟“省電模式”,城市將變成何種模樣?極端天氣頻頻造訪,缺電會不會成為一種“常態”?全球變暖愈演愈烈,未來還將如何影響和改變我們的生活?我們又該如何應對?

8月25日晚,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中科院大氣所、北京陶詩言氣象發展基金會氣象學家魏科做客城市進化論、騰訊財經聯合打造的“城市相對論”直播間,對上述問題予以詳細解讀。

1、說“中國缺電”是不嚴謹的

城市進化論:您怎么分析這次川渝地區觸發“省電模式”的原因?四川作為西電東送的重要輸出端,這種情況下能不能優先保障成都?我們現在究竟缺不缺電?

林伯強:首先確實是高溫,負荷特別高,這幾天所謂的缺電也炒得比較熱。但我認為這種缺電并不是真正意義的缺電。為什么這么說?中國如果缺電,問題一定是出現在工業側,而不是居民側。因為工業用電接近70%,居民不到15%,居民缺電能缺到哪去。所以短期內電力供應比較緊張,這是可能的,但是說中國缺電,這是不嚴謹的。

今年工業和去年不一樣,去年是真的缺電。這里面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工業增長特別快,對一個系統來說,這種高需求增長的沖擊是實實在在的,一時應付不過來。第二是電價和煤價的問題。煤價漲很多,電價不讓漲,一邊沒有發電的積極性,另一邊也可能買不起電。

今年的話,目前工業增長整體就2%~3%,全年可能好一點,也不到4%,跟去年接近9%的增長完全不一樣。所以,應對居民(用電)增長,只要從工業里挪出一點點給居民,大家就夠了,只是說這個時候負荷特別高,可能需要有序用電。

我認為,中國目前的能源結構也好,供應結構也好,需求結構也好,應對極端天氣能力都很強的?,F階段來討論中國今年缺電跟去年(缺電)是兩個層次上的問題,兩碼事。

但四川不一樣,四川今年應該是比較難受,而且會難受比較長時間,除非老天爺下雨。水電是靠天吃飯的,四川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水電,據說今年缺水一半左右,可想而知缺口非常大。

這里有幾個問題需要討論,第一個就是有關送入和送出的問題。

很多人問我為什么還要送出?四川傳統上是一個外送省份,電很多,用不完。以往也出現豐水期枯水的現象,因為不是特別嚴重,自己少送一點點,然后其他省份再支持一點點,不知不覺就過了。今年這個事情搞大了,你和人家有長期合同,人家等著你,你不外送怎么辦?這時候還是必須履約。

當然,可以最大限度地跟對方討論,多留一點。中國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有一個中央政府可以協調,所以我覺得應該是留了,而且留的比例應該不算小,但不可能一點不給人家。你有水給人家,沒水不給人家,合同不能這么簽。

送入的問題跟基礎設施有關系,不是說送就能送的。據我所知,送入通道最近已經是滿負荷運行了,而且也在保證煤炭供應,讓煤電廠多發點電,這是中央政府的協調和周邊省份的支持,包括接受端的支持。

第二個,大家很好奇,今年是有水文歷史上最嚴重的一年,接下來怎么辦,于是很多人開始出主意,電價改革、電網擴容之類的。我可以比較準確地告訴大家,這個事情過了以后,能源結構不會有太大變化,市場不會有太大變化。政府角度可能要考慮送進送出的問題,電源結構在有回報的前提下可以適當調整。沒有回報的投資是很難有人去做的,除非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去做。

像這次受影響比較大的光伏板塊和半導體板塊,他們的上游一般都是高耗能的,為什么愿意去四川?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電價便宜。正常情況下,四川電非常多,明年電沒準就非常多了。所以很難為這種多少年一遇的事情做投資準備,投資方會認為這個沒有回報。如果通過今年這個情況擴大投資、改變能源結構,我認為是不靠譜的,現實中不會這么做。

當然,適當做一做有沒有可能?有可能。假定能證明今年這種氣候不是百年一遇,明年、后年也會遇到,那我們真的就要做事情了。

2、極端高溫將成為“新常態”

城市進化論:從氣象角度來看,這次遇到的問題到底是不是“百年一遇”?將來會不會出現更頻繁、影響面更廣的極端高溫天氣?

魏科:剛剛林老師說了,今年整體上我們國家的電是不缺的。但這段時間,四川用電非常緊張,相信網友已經感受到了。四川也啟動了突發事件能源供應保障一級應急響應,這是最高級別的預警,說明出現了非常嚴重的問題。并且很多企業也在“讓電于民”,很多居民跑到地鐵站里面去納涼,真不是沒有太大影響,或者扛一扛就過去了。

我個人認為這段時間可能會持續比較長,可能會成為未來氣候的一種新常態。因為我們現在面臨的是全球變暖愈演愈烈,考慮到全球碳排放量現在非常高,沒有下降趨勢或者下降空間非常小,至少20到30年之內,依據各種評估報告來看全球溫度將持續增加,這種極端高溫會反復出現,今年不是最后一年,也不是最弱的一年,未來肯定會越來越多。所以這會成為未來的一種新常態。至于商業上是不是成功的,是不是有投資價值,我認為需要把保證民生和保證群眾生命財產安全考慮進去的,未來相關領域的投資一定會越來越強。

雖然從全國角度來看,目前居民用電占比可能較小,但也要考慮極端高溫期間,某一個區域的用電負荷還是比較大的。我看到相關報道,過去這些年,2013年、2017年、2019年到現在,這幾次出現的極端高溫事件,大城市里面,在制冷方面的電力負荷可以達到40%~50%,這個比例就不是一點點了。所以緊急期間,可能不是說簡單地從工業挪一點就能補償的。四川現在啟動一級應急響應,就是這樣一種體現。

所以,考慮到我們處在一個全球變暖的世界里面,這就是未來的一種新常態,大家要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以前大家說扛一扛就過去了,等到秋高氣爽,這種心態現在已經趕不上變暖速度了,未來要做好更多準備。

3、用電調度要有預見性

城市進化論:從公共政策的角度,區域之間的協調,以及工業、商業和民生之間的協調,有沒有比較好的平衡辦法?當前主要面臨哪些突出矛盾?

馬亮:城市高溫帶來的用電荒,還有一些影響生產生活的事件,在今年夏天很明顯地出現。當然,這樣的問題毫無疑問不是一次性的,甚至可能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頻繁造訪很多城市,不僅是大城市,包括中小城市,如果不能解決好當前面臨的幾對矛盾關系,也會進一步凸顯,甚至呈現惡化趨勢。

首先,從主要矛盾方面考慮,工業用電占比非常大,怎樣把這一大塊兒控制好,讓居民用電得到比較好的保障,是非常重要的。工業用電占比達到百分之七八十,這時候雖然減少民用電也有空間,但相對帶來的收益不如在工業用電上做文章。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看到各地限電的時候,首先是對工業用電,特別是高能耗企業進行限電,比如鋼鐵廠、制鋁廠等。

其次,目前來講,強調全國一盤棋,能夠比較好地解決區域之間不均衡不充分發展的問題,這集中體現在西部地區發電較多,東部地區用電較多。無論是西電東送還是跨地區之間的電力調度,會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一些重點城市的用電緊張問題,這是比較重要的。另外,有些地區也在考慮增加發電量,包括把一些過去因為節能減排壓力比較重而關停的燃煤發電重啟、擴容。

城市內部也有很多工作要做。在給定供給量的情況下,從需求端角度考慮,可能要加強用電量的調度,無論是錯峰、錯時用電調度,還是行業、區域限電,既是非常之措施,也是不得已的措施。這方面,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做好相關組織,最好有一定的預見性,避免給相關企業、居民帶來困擾。限電不是新現象,以前是通知都不通知,直接把閘拉了,要避免這種簡單粗暴的方法。雖然極端天氣無法做到比較科學精準的預測,但至少給企業、居民有一定提前量的安排,這是非常必要的。

還有一些是跟電力體制有關的。我們知道,居民用電和商業用電、工業用電的電價是不一樣的。這時候對電力企業來講,是存在一定的商業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平衡問題,同樣一度電賣給工廠、商場,比賣給居民賺錢。但城市是以人民為中心,首先要保證居民用電。這時候怎么平衡利益的沖突,乃至利益的矛盾,也是非常重要的。

再一個就是短期跟長期關系的處理。目前短期內是一種應急響應,更多是考慮怎么樣很快地把用電高峰平滑掉,盡可能保證整個城市比較穩定地運行。長期的話,更多要考慮可持續性,包括平衡成本收益的政策措施。

當然,從城市規劃、城市治理,到每一個家庭怎樣節能減排,都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我相信以高溫天氣帶來的電力緊張為契機,會加速這些方面工作的推進。

比如熱島效應,大家很早就知道這個問題的存在,但很多城市并沒有在這個方面做文章。像一些社區的容積率,城市通風通道的部署,綠化、親水設施規劃落地等,有相應的政策要求,但很多城市要么縮水,要么壓根沒有,在高溫情況下城市原本可以節約的用電量,就白白浪費掉了。

4、“沒有峰值,全是峰值”

城市進化論:如果把這次危機看成一個契機,隨著大眾對用電和氣候問題愈發關注,對未來應對氣候變化將是有幫助的。目前在這方面我們主要采取了哪些措施?有什么效果?

魏科:現在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化有兩大主要策略,一個是適應,一個是減緩。減緩就是通過全球共同的努力,把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降低下來,從而能夠減緩氣候變化的速度和強度,甚至推遲氣候變化峰值的到來。另外一個,如果我們無法避免極端氣候變化的發生,關鍵就在做好適應工作,從而避免災害帶來的損失。

從現在來看,這兩個方面的工作都在全力推動。減緩方面全球都在做碳中和的努力。全球130多個國家都做出了承諾,本世紀中葉實現碳中和。包括基礎設施建設,建設更加宜居的城市,減少城市的熱島效應等。

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減緩方面的工作進展非常緩慢。根據聯合國發布的碳減排報告,現在的碳排放量,大幅滯后于實現氣候變化目標所需的碳排放量。即便是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后,各國貿易、生產大幅中斷,全球碳排放量也僅減少了5%左右??上攵紲p排這件事情有多難。

所以,當我們確實無法避免極端天氣事件的發生,就必須做好相關適應工作。像今年,其實給我們敲響了警鐘。面對這樣極端高溫、干旱加電力緊缺事件,在我看來這是最高級別的紅色警鐘。

今年高溫期間,四川商場用電負荷大幅下降,并且一般倡議說要避開用電峰值,但今年四川、重慶很多地方沒有峰值,一直都在峰值。因為重慶長達20多天最高溫度是43、44度,夜里溫度最低還有33度,大多數時間是37、38度,這時候對于很多體弱的人,這么睡著了,可能真的醒不來了。所以熱射病、中暑,不僅發生在太陽當空照的白天,也可能在夜里。

所以未來我們可能面臨“沒有峰值,全是峰值”的情況。我們確實應該以此為契機,在一個非常危機的狀態,加快相關基礎設施的建設,讓城市變得更宜居,讓它韌性更強一點,下一次能應對得比這次更好一些。

我們生活的世界不光有干旱,還有暴雨、大風和各種其他極端天氣,類似于鄭州去年的極端特大暴雨,未來的城市能不能扛得???這方面的基礎設施如果能跟上,能夠大幅度減少災害帶來的損失。

5、更大的挑戰在后頭

城市進化論:如果未來一直是峰值的話,用電該如何協調?在協調電力的同時,怎么去考慮應對氣候變化的問題?

林伯強:中國的電力結構不會維持特別久,這是我們今后面臨的問題。

美國去年居民用電大概是45%左右,工業不到20%。今后中國由于經濟增長,生活水平提高,電力結構一定是朝美國那個方向走的。我們可能不會像美國那樣,居民用電高到45%,但20%、30%肯定是要的,那時候再講從工業拿出一點點支持居民就不對了。所以假設明年開始經常這么熱,肯定得有所準備。但以目前的耗電結構跟供電結構,(工業)60%、70%支持(居民)15%,問題不是特別大。

從現狀來看,由于氣候變化導致極端氣溫,我們現在的問題根子都在氣候變化上。極端氣候不單單是夏天,還有冬天,氣候越來越不穩定,這點基本是確定的。解決氣候變化肯定要低碳轉型?,F階段,我們是以煤炭為主,隨著碳中和進程推進,煤電要退出,由風電、光伏替代,從目前不到10%,今后可能要做到65%左右,那時候我們面對的問題是真正的問題,即用越來越不穩定的電源,或者電力系統,去對付越來越不穩定的氣候。而且那個時候,居民用電肯定不是像現在這么小,再說保居民,工業會受到很大的損失。

所以綜合來看,我們面臨的問題的確蠻大。這次是一個警告,就是我們在碳中和進程中必須平衡保供,保障能源安全。我們要逐漸從化石能源往風電、光伏走,而且要以盡快的速度走,做大規模比例,同時在系統穩定上,包括儲能,氫能、智能電網、碳捕獲、電動汽車等,做得更完整、更有效。所以目前高溫挑戰并不是最大的挑戰,更大的挑戰是在后頭。

6 、突破“保證民生就要犧牲工業”

城市進化論:缺電可能會帶來很多連鎖效應。隨著居民用電占比不斷上升,“有序用電”模式將來是否還能繼續使用?在電力之外,有沒有其他方式能夠解決缺電問題?

馬亮:我們剛才討論的用電順序或者優先次序的問題,根本上是怎么統籌安全與發展的關系??梢钥吹?,我們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有發展的可能,所以首先是考慮緊急性和必要性。

安排用電次序,就是緊急服務優先保障,必要的基礎設施和服務優先保證?,F在基本上是居民用電是最優先級的,其次是必要的商業設施,再次是一些工業用電。這樣一個安排是希望能夠平衡相關的利益和價值,因為這時候幾個部門都要用電,在給定發電量的情況下,用電量怎么分配?僧多粥少,怎樣實現公平和效率就變得非常突出。

現在優先保證居民用電,毫無疑問是從保障民生和社會穩定角度考慮的。但是工業限電和商業限電也會影響行業從業者,進而影響他背后家庭的生計。所以這兩個不是完全矛盾對立的關系,只是一個是更加直接的影響,一個是間接影響,最終都反映到市民的福利是得還是失,得多少,失多少。所以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怎么樣進行測算,以公平為先,然后兼顧效率。

更重要的是,“兩難”“多難”的問題,其實是公共治理中一個永恒的主題。像很多人說,你是“既要又要還要”,居民用電、商業用電、工業用電,怎么解決兩難、多難的問題,就是考驗各地治理的能力。

也就是說,面臨同樣這樣一個困境,很重要的就是要看到這種電力供給和需求之間的一種悖論。它其實是一個永恒的主題,未來極端天氣會頻繁造訪我們城市的時代。這時候要摒棄過去非此即彼二元對立的觀點。好像只要保障民生,就要犧牲工業,只能優先保證居民用電,不能給工業用電提供足夠的供給。

我相信是有除此以外的解決方案的。無論技術上是否可行,無論我們有沒有想到,毫無疑問我們是要朝這個方向去考慮的。并且從整個社會發展來講,也需要在這個方面有所創新,盡可能讓大家享受非常舒適的環境,同時也是節能環保的。

原文鏈接:極端高溫“新常態”,城市扛得住嗎?


關于我們|加入收藏|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2014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累計訪問量:14210214 訪問量統計?
把你的腿打开让我cao

      <p id="vx7xv"><pre id="vx7xv"></pre></p>
      <track id="vx7xv"><strike id="vx7xv"><rp id="vx7xv"></rp></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