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11
18
【風聲】馬亮:耶魯哈佛法學院雙雙退出排名,這是大學排行榜消失的前奏嗎?
來源:

11月16日,耶魯大學法學院宣布退出《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U.S. News & World Report)的排名,而哈佛大學法學院也緊隨其后,幾乎同時發布了類似聲明。兩所數一數二的常青藤名校法學院同時退出排名,無異于引爆社會對大學和法學院排名的集體聲討。

以《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為代表的大學排名和學科排名,自1980年代出現以來,在幫助學生選擇大學和專業的同時,也因為其商業運作和評價偏倚,而成為誤導大學發展的錯誤“指揮棒”??梢哉f,大學和學院苦排名久矣,但又對其無可奈何。

此次兩大頂尖法學院公開發聲退出排名,相信會讓更多大學、學院和全社會都更加認真反思排名帶來的諸多問題和產生的一系列負面影響。 

這個大學排行榜的弊病 

耶魯法學院院長希瑟·格肯(Heather K. Gerken)在公開發布的聲明中指出,學院在過去三十年都位居《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的榜首,但學院并沒有以此為榮。

耶魯法學院推動了一系列舉措,它們有利于達到學院的核心使命,但這些做法卻使學院在排名的得分下滑?!睹绹侣勁c世界報道》是一份營利性雜志,其排名也具有商業氣息。但是,法學院的申請者、教職工和校友都很看重排名,漏洞百出的排名越來越有些“誤人子弟”。

哈佛法學院院長約翰·曼寧(John Manning)也發布公開聲明,并強調這個決定并非草率而為,而是經過數月協商而做出的。聲明指出,哈佛法學院所追求的原則和承諾同《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的排名方法和激勵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因此不得不做出退出的決定。 

美國新聞法學院院長咨詢委員會(U.S. News Law Deans Advisory Board)的觀點認為,《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從法學院獲得獨家數據,卻使用糟糕的排名方法,對190多所法學院采取“一刀切”的排名,毫無疑問傷害了法學教育的真諦。盡管這些院長和該雜志溝通多次,但排名方法并沒有明顯改善,因此法學院不得不和該排名分道揚鑣。

他們指出,如果排名可以準確客觀地對大學和學院進行評價,那么對于學生和家長擇校而言是有幫助的。但是,如果排名粗制濫造且是商業利益驅動的,那么就會對學生和大學產生影響深遠的嚴重誤導。

兩位院長認為,《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的排名方法同法學院的使命追求背道而馳,包括不鼓勵學院招收來自各個社會階層的學生以提高多樣性,不鼓勵學院對學生按需分配經濟援助,也不支持學院引導畢業生投身服務公共利益但薪水不高的職業。

法學院應該以培養未來的法律職業人士為己任,讓來自各個社會背景的學生都可以獲得公平的入學和資助機會,并能夠在畢業后投身公共服務職業或繼續深造。但《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的排名體系不鼓勵學院提高學生的多元化、按需提供經濟援助和支持公共利益的職業,而這些是耶魯和哈佛法學院最珍視的核心價值。

按照排名的邏輯,法學院應該遴選入學考試成績優異和社會活動能力強的學生,這些學生往往來自社會中上層,而出身貧寒的學生少有入學機會。與此同時,法學院的學費也隨著排名提升而水漲船高,讓寒門子弟望而卻步。排名注重畢業生的薪水,加之高額學費和助學貸款,也驅使學生在畢業后選擇薪酬優渥的律師或法務工作,很難選擇薪水不高但服務公共利益的工作。凡此種種,都說明排名嚴重干擾乃至扭曲了法學院的辦學方向,令法學院不得不反思如何脫身而出,謀求對辦學方向的把控和自主。

“對待排名的最好辦法就是忽略它” 

由于領頭羊法學院公開高調退出排名,美國可能有更多法學院響應號召,并可能引發《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排名的信任危機。

實際上,早在2006年,《印第安納法律學報》(Indiana Law Journal)就發表了一期???,題為《下一代的法學院排名》,囊括21篇文章,從排名的價值立場、方法論和影響等方面進行論辯,認為當前對法學院的排名存在諸多致命缺陷,已經到了全面改造的地步。

從更有影響力的大學排名來看,也在近些年因為數據造假而備受批評。不久前,哥倫比亞大學在本校數學教授的公開質疑下承認,在其提交給《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大學排名的數據存在瑕疵,甚至有造假嫌疑。這使哥倫比亞大學在去年達到排名第二的歷史最好成績后面臨聲譽危機,不得不宣布暫緩參加排名。 

目前《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簡稱US. News)、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副刊》(簡稱THE)、英國夸夸雷利·西蒙茲公司(簡稱QS)以及世界大學學術排名(簡稱ARWU)并稱四大世界大學排行榜,受到學生和用人單位的追捧。但是,它們自身存在的評價方法和排名導向問題,越來越被關注。 

在《優秀的綿羊》一書中,曾在耶魯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任教多年的英文教授威廉·德雷謝維奇(William Deresiewicz)就一針見血地指出,“對待排名的最好辦法就是忽略它。排行榜往往把兩類風馬牛不相及的學校進行對比,或者在兩所極其類似的高校之間做一些毫無意義的評分?!?/p>

對于中國高校和教育部門而言,大學排名的問題和負面影響也受到廣泛關注。2018年底,中國教育三十人論壇第五屆“教育評價體系”年會發布專題研究報告《大學排名的風險》,歷數四個世界大學排行榜共同存在的七個明顯缺陷,包括導向不可取、學校不可比、標準不一致、指標不匹配、數據不可靠、方法不科學和明顯的文化偏見。與此同時,該報告還指出過于關注大學排名具有很大的風險,包括助長急功近利辦學、助長忽視學生利益、助長淡化特色辦學、助長大學盲目擴張、助長非道德競爭等。

大學排名和大學到底應該是什么關系? 

大學排名的出現回應了學生和家長對擇校的需求,也為用人單位提供了延聘人才的標桿。大學排名激發了大學之間的激烈競爭,推動大學按照排行榜的“指揮棒”奮力比賽?,旣悂啞灥驴凭S奇、菲利普·阿特巴赫和勞拉·E·朗布利主編的《全球大學排名游戲:變革中的高等教育政策、實踐與學術生活》一書,將大學排名比喻為運動員在奧運會上爭奪世界金牌,人人都想力爭第一,成為世界一流大學。

但是,大學排名的單一評價導向會讓很多大學失去辦學特色,圍著拙劣的評價指標而迷失方向,導致“千校一面”的高等教育荒漠。與此同時,大學排名推崇成王敗寇,也在無形之中制造了過多的“失敗者”。

 實際上,很多沒有上榜和排名靠前的大學都是好大學,在某些方面有所堅持,而成為“小而美”“小而特”的理想學府。比如,《優秀的綿羊》就指出推崇博雅教育的文理學院和學生背景多元化的州立大學,認為它們在培養學生的人文素養和綜合素質方面并不遜色于學費高昂的常青藤名校。

更重要的是,縱容大學排名對大學治理的侵入和對人才評價標準的滲透,可能會影響用人單位的選才用才,甚至會威脅國家和地區競爭力。比如,北京、上海、中國香港等地政府在人才落戶和永久居留方面,都強調要以世界排名前100名的大學為標準,而這勢必會將很多優秀人才拒之門外。

排名靠前的大學未必在各個方面和所有專業都是優秀的,而大學排名也不能取代對人才的具體評價,甚至淪為翻版的“出身論”。 

我們很難說第100名的大學和第101名的大學有本質區別,而大量沒有上榜的文理學院和特色大學,也不能一概而論為不合格的大學。這樣一種簡單粗暴的“一刀切”,既可能導致人才競爭的同質化和內卷化,也會讓大量人才得不到公平競爭和施展才華的機會。

我們樂見耶魯哈佛法學院的勇敢之舉,能夠炮轟大學排名并選擇主動退出。但是,大學排名不會為此而消失,而其能否得到改善也尚需時日。更為重要的是,該事件讓更多人重新認識和反思大學排名的利弊得失,審慎看到大學排名所傳遞的信號和噪音,并合力推動大學排名的體制改革。 

畢竟,我們需要更好的大學,也需要更好的大學排名。大學為排名提供了數據,排名卻沒有足夠尊重大學,甚至成為顛覆大學核心價值的“掘墓人”。

二者本應相得益彰,但大學排名沒有認識到大學排名的前面是“大學”二字,過于注重排名而忽視了大學?,F在,是時候讓“大學”發聲,站在排名的前面了。

原文鏈接:耶魯哈佛法學院雙雙退出排名,這是大學排行榜消失的前奏嗎?

關于我們|加入收藏|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2014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累計訪問量:14210214 訪問量統計?
把你的腿打开让我cao

      <p id="vx7xv"><pre id="vx7xv"></pre></p>
      <track id="vx7xv"><strike id="vx7xv"><rp id="vx7xv"></rp></strike></track>